提供必发交易即时成交数据,独创必发指数预测单场彩

您的位置首页  文化娱乐  小说

给孩子下了个“互动作业”软件 没想到APP推荐小说

给孩子下了个“互动作业”软件 没想到APP推荐小说  本应成为孩子学习伴侣的在线学习平台,却成为“”之所…

原标题:给孩子下了个“互动作业”软件 没想到APP推荐小说

  本应成为孩子学习伴侣的在线学习平台,却成为“”之所。南京市民许先生愤然致电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反映自己替女儿下了一款作业的APP软件,结果里面公然推荐小说,他希望相关部门能对这种在线学习性质的软件(平台)加强监管。扬子晚报记者调查发现,“在线教育平台”不仅内容存在把关不严的问题,同时包括资质、运营以及售后服务等方面均存在一定隐患,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

  南京市民许先生告诉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栏目的记者,他和爱人平时工作都很忙,在女儿上小学低年级的时候,他们还能抽空一下,但转眼升入高年级后,女儿的作业和题目难度都已经提高,在忙不过来的情况下,他们采纳了朋友的,准备下载一款针对作业的在线APP软件。在一番比较之后,一款名为“互动作业”的在线软件被许先生看中。

  该款软件在其介绍上写着:“学生必备的作业答疑软件,非常全的课本册答案库,拥有大量的语文、英语范文,快速翻译单词,在学习中多了一位帮手……”

  许先生对记者说,当时在给女儿下载了这款软件后,就直接把手机给女儿了,为了女儿在学习的时候不分心,他的手机上也就两款软件,一款是手机备忘录,另一款就是“互动作业”的在线软件。

  许先生说,一段时间之内,女儿也是很认真地通过这个软件核对作业答案,的确提高了课业完成的效率。

  “看着女儿用得不错,我当时还给这款软件好评的呢。”许先生回忆说,直到有一天晚上去女儿房间看她时,居然发现她躲在被子里面看手机,而手机里面的内容让许先生大吃一惊,居然是一本名为《宠妻成瘾:总裁夜夜爱》的描写内容的。

  “后来我拿过手机一看吓了一跳,女儿看的这个小说居然就是‘互动作业’软件推荐的。”许先生说,现在就是后悔给女儿下载了这款软件。当他拿过手机看了一下这本书的内容后真的很,因为书中着情爱的内容,有一些情节就是“”的。

  “打着在线孩子名义,却推荐的内容,这应该得有人管管呀。”许先生对扬子晚报消费评审团记者表示,他也想向这个APP提出意见,但是并没有找到任何意见反映的渠道。

  许先生查阅相关资料发现,在去年7月,工信部曾经出台了《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预置和分发管理暂行》,明确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提供或含有内容的移动智能终端应用软件。他不解,为啥半年之后,针对学生的软件仍然存在不当内容呢?

  扬子晚报记者昨天通过华为应用市场也下载了这款名为“互动作业”的在线APP。在其“互动作业”名称的下方写着“记录、学习、互动”的宣传用语。

  记者注意到,许先生所说的小说这一栏就在该APP的放松栏目内,打开免费小说一栏,一个个劲爆的籍跃然眼前,光看书名就觉得“”。例如“夫人乖乖,总裁只宠你”、“首席的替身宠妻”、“总裁撞上小蛮妻”以及许先生女儿看的那部“宠妻成瘾”等。记者发现,这些书本的内容有些涉嫌。而打开另外一个“暴走漫画”的栏目,里面动漫人物穿着也很,明显带有挑逗意味,很不适合青少年。

  扬子晚报记者在进一步调查中发现,一些在线平台的内容存在监管缺失可能对学习者造成不良影响之外,在线教育平台也存在诸多问题。

  扬子晚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线下的教育培训机构多数需要向教育部门申请,而线上所推出的教育平台或软件的注册主体绝大部分都是以信息公司的名义注册的。也就是说,线下培训资格在对教育资质要求越来越高的同时,线上涉及“教育”的准入门槛则要低得多。更多的机构和创业者也把眼光投向了线上,披上“互联网”外衣的培训机构层出不穷。

  与此同时,师资也是网课颇具争议的一大问题。国家教师有偿补课,那么从事在线教育的“教师”包括外教等是否需要“持证上岗”,社会人士比如职业者、大学生等又是否需要经过培训以及考核,既是家长判断的标准,也是机构不得不面对的难题。

  而对于“教学质量”,也就是课程效果的追溯体系也是网课发展生态中薄弱的一环。从事英语培训多年的业内人士高先生直言,许多家长在选择网课后发现,孩子的成绩没有提高,无法从分数上得到直观体现,导致了机入“只能通过不断发展学生,却无法留住”的尴尬境地。在他看来,“教学质量”决定了在线教育的发展前景,而目前“缺乏造血能力”的循环是潜藏的危机。

  处理难也是在线教育平台普遍存在的问题。南京市消费者协会相关人士表示,“线上教育”不同于其它消费形式,存在一定的反馈周期,往往发现问题都有一定的滞后性。“线上教育”课程试听往往只有十几分钟,退课几乎不可能。消费者通过查看过往的点击量或点评,也很难辨别。

  由于消费者在网上购买课程,缺乏相关的协议,又无任何的书面消费凭证,往往只有一键缴费,对后期举证等都造成困难。

  “线上教育”的主体和授课者资质鱼龙混杂,既有领域内的大家,也有昙花一现的“网红”,令消费者甄别相对困难。尤其是售后服务相对薄弱,给消费者退款和都带来了诸多障碍。

  “在线教育这一领域确实存在管理混乱的事实。”南京市消费者协会有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在线教育”发展势头迅猛,但对其监管还处于真空地带。“线上教育”相对于“线下教育”缺乏统一的市场和行业标准,一旦发生消费纠纷,调解十分困难。

  消协,首先,消费者在通过互联网购买前,不能仅通过授课平台了解课程口碑,还应通过多种渠道事先了解授课者背景资料,授课内容、课程设置是否合理等;其次,在付款前,应了解授课平台的联系电话、注册信息等,一旦发生问题方便联系;三是购买课程还须,应选择相对权威的网络平台,合理购置课程,避免时间和资金的浪费;四,网络平台作为“线上教育”课程的提供者,理应公示授课人的背景资料和课程内容的真实信息,以便消费者选择。同时,网络平台作为课程销售过程中的第一责任人,应公示必要的售后联系方式,一旦发生消费纠纷应主动承担相关责任。

  中国消费者协会专家志愿者、汇佳律师事务所主任邱宝昌认为,虽然《消法》第二十五条了包括数字化商品在内的四种情况可不享受七日无理由退货,但是,网课作为一种新型服务,应该针对某些特殊情况,比如由于不可抗力、因病或企业本身的技术问题等不能上课做出相应的退课退费,否则其就涉嫌霸王条款。同时,平台作为第一责任人,不仅应该主动承担对于教师及课程的审核和管理责任,同时也需要承担产品质量及售后服务问题的责任。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